北京地区井盖调查:最大井盖为2米 在清华大学

北京地区井盖调查:最大井盖为2米 在清华大学

时间:2020-01-09 10:4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北京近年的媒体报道,多见对井盖的口诛笔伐。凹凸不平,分布扎堆,汽车经过因松动发出噪音,井盖被偷后张嘴伤人,已经成为本市井盖的“四宗罪”。问题客观存在,毋庸讳言,但这一切也不应掩盖“井盖文化”的存在。

  日本人有他们引以为傲的井盖文化。我的亲友、同事帮我收集了日本、法国、上海、广州、海南、福州等地的井盖照片,它们千姿百态,多有可以借鉴之处。其实北京的井盖也有它自身的特点,也承载着历史的信息、时代的变迁,只是始终无人提及而已。

  井盖引发了我的兴趣,我相信北京的842852套井盖背后有高深的学问。自2006年9月20日起,我每周六出去调查。经《档案史料》编辑部主任梅佳建议,我的调查由长安街开始,走向高等院校、旧城区、朝阳、丰台、海淀及石景山区,用去胶片50余卷。从门头沟区我开始使用数码相机拍摄,已完成房山区、大兴区的调查。北京的井盖,作为北京市政发展史的一部分,传达出了种种信息,比如铸造年代的早晚、材质尺寸的变化、所在地段的特点,以及国家机关沿革,军工企业、大型工厂的遗迹,直到当今的住宅小区的风貌,而有些井盖上美丽的图案和它们传达出的文化信息,令人难忘。

   铸造年代及厂家

  北京地区的井盖,最早是1908年由自来水公司安装的,我调查5年,始终没见到。

  原宣武区延寿寺街、炭儿胡同西口有一块带有“北京市工务局建造”字样的井盖,字体较大,磨损严重,我一直以为是1949年后的产物。有一次与马旭初先生通电话,马老告诉我,北京在1949年之后没有工务局。这应是日伪政权北京特别市政府工务局的产物。那么,这个井盖铸造的时间应在1945年之前。

 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也有1949年之前的井盖。如北京大学燕南园的“燕”字井盖,现北大所在地是原来的燕京大学。

  2006年10月4日,我在西城四根柏胡同里,见到1950年大兴铁工厂、1951年慈型铁工厂、1952年三盛合铁厂铸造的三种共四块有“北京市人民政府卫生工程局”字样的井盖,心里很激动。两三年走过来,我发现北京市人民政府卫生局的井盖在长安街、万寿路、鼓楼西大街、天桥等地俯拾皆是。因政府机构名称变更,有的井盖图案相同,但“卫生工程局”字样不见了。1953年之后,使用库存的井盖,上面“北京市人民政府”的字样都经砂轮打磨过。

  生产井盖的厂家中,建中工厂最多。慈型铁工厂次之——它在上斜街,是香山慈幼院开办的工厂之一。再有就是大众铁工厂、新华铁工厂。北京市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内就有新华铁工厂铸造的井盖5块。此外还有新兴铁厂、永兴铸造厂、建都铁工厂、建华铁工厂(北京起重机器厂前身)、公兴铁工厂、聚盛铁工厂、第九金属社(北海公园内见到)的产品,而振华铁工厂、五强铁工厂所铸井盖,较为鲜见。1960年,北京市机械工程局成立,这类厂家划入机械局。市政井盖的铸造,以红光铸造厂、和平铸造厂、九龙山铸造厂、北京轧辊厂、广安铸造厂为主体。

  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发展,铸造厂作为污染单位纷纷外迁,由城近郊转向郊区县及外埠。改革开放以后,远郊区县铸造单位也发生了变化。通州区大杜社乡有两家铸造厂,我估计是北京市市政井盖指定的铸造单位。我打电话去询问,一家电话无人接听,一家说已停产五六年。

  简而言之,铸造厂由城区到郊区、远郊区县,再到外埠,反映出北京市政发展史的一个侧面。

   材质和尺寸的变化

  我们在大街上常见的井盖,材质多为灰口铸铁。而球墨铸铁井盖,在承载过高负荷时,能弯曲而不折断,1966年前大部分用于出口。平谷某厂为日本铸造的球墨铸铁井盖,仅有6厘米厚,普通人可提起两块。

  城区的球墨铸铁井盖,2007年我在西四北三条7号院楼西见到一块。丰台区西铁匠营北京红十字会和平医院和石榴园小区北里1号楼北侧也各有一块。而在中央党校主楼西北有24块,为北京球墨铸铁井盖使用最集中的地方。原以为这种材质的井盖稀少,但我走访涿县的铸造厂家后才弄清楚,其实现在在柏油路主路上使用的承重井盖都改用了球墨铸铁,但模板上并没有注明“球墨铸铁”字样。换言之,它已不是那么少见。

  前些年,铸铁井盖每年被盗达2万余块。有关部门不得已使用低成本的洋灰井盖,总体是差强人意的。但也有好的厂家,如北京101中学校内北京市建峰井盖厂铸的洋灰井盖,图案花哨。丰台云岗航天三院动力站2005年委托安达迅制的洋灰井盖,做得规矩。

  近年,复合材料井盖也比较时髦,稍加注意,就可以发现舶来品,有USA字样,是美国飞鱼公司产品。

  钢板替代井盖,我在公主坟东科苑书城门口首见,“燃气集团740”是电焊枪焊上的,既能解决问题又有趣味性。首钢为北京使用钢板替代井盖的第一大户。有方形、圆形、不规则图形,边角还有拉手。首钢型材厂和电力厂各有一块“钢板井盖”,直径均为192厘米,为北京之最。

  团结湖东里3号楼北有一块胶合板临时替代井盖。因为过去也见过,没有在意。麦子店街北口路边,又见一块。我掀开看了看,量了一下,4厘米厚,下边管道流着清水,很洁净。这个临时井盖与世无争,若没有人为破坏,再使三年五载不成问题。

  北京地区井盖直径标准是60、70、80厘米。最小的井盖,应是北京市自来水公司的,也就五六厘米。最大的井盖在清华大学,有2米的样子。

   美丽的传统图案

  有些井盖采用了传统图案,相当漂亮。

  中关村中路105号院和清河永泰小区都有双喜井盖,品相略差,但喜字旁边麦穂和齿轮显示出了上世纪50年代强调的工农联盟精神。而在景山西街北口见到的双喜井盖,品相好,是我心中一宝。

  我在北京动物园小猴馆一带初次见到荷花金鱼井盖。友人孙立秋送来了颐和园的荷花金鱼井盖照片,让我心旷神怡。后来在张自忠路清史研究所、劲松1区122楼、莲花池水电部社区,又见到了这种生动的图案,心里特别高兴。等到在兴华胡同22楼7门、8门见到4块荷花金鱼井盖时,我不由得想——这样的眼福,是不是太奢侈了?

  通州区大杜社铸造厂原是北京市政工程局指定的铸造厂家。丰台区镇国寺北街有大杜社2000年为北京市自来水集团铸的表井盖,中间为传统图案“年年有余”(连年有余),一样的养眼。

  丰台区造甲村井盖以1984年、1994年和平铸造厂的产品为主。造甲村34号有厂址“枣强县史屯”、为北京市自来水公司铸的“专利”井盖。在西罗园2区7楼北又见该厂生产的流水进宝井盖,中间是传统的双龙戏珠图案。

  生生不息的传统文化,即使小小的井盖也有体现。

  我文化有限,不认识汉语拼音、英文,比如在肿瘤医院和中国古动物馆见到的10块方形外文井盖,就不甚了了。而在海淀乐家花园南侧见到“国华锦能”的重型井盖及北京计力公司、镇中厂等厂家的背景资料,也一无所知。我的井盖调查虽进行了5年,但还停留在走马观花上。

   作者简介

  冯其利,1949年生于北京。1968年北京63中学初中毕业。当过工人,热爱历史,对清史尤有研究。北京旅游学会、北京史研究会、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会员,北京史地民俗学会常务理事。著有《清代王爷坟》、《寻访京城清王府》等作品。